{蜘蛛链轮}
当前位置: 回页游 » 正文

我把处女之身给了已婚男上司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8-11-22 03:54:09  

       每个女孩都是一朵花,当遇到相爱的那个人,就会绽开。我想,任何人都会喜欢花开的时候,花落只能让人叹息……

我将23岁的处女身献给了上司

我写过一些婚外恋的倾诉故事,不少读者在看到文章后给我打电话讲自己的看法。这些读者有经历类似的妻子,也有处境相同的第三者。

在面对感情的时候,我的态度是中立的。我不会因为一份感情是婚外恋就鄙视它,也不会因为一个女人做了第三者而对她不屑。

所以,当小柔对我讲述她的故事时,我对这个声音柔和的女孩子充满了近似好感的同情。

我先收到了小柔的一封E-mail:

安心你好:

我经常看你写的情感故事,只是没有勇气给你打电话。我见过不少老公有外遇的妻子的倾诉故事,每看到那样的故事,我心里既歉疚又害怕,因为,我是个第三者,我爱的那个男人有老婆孩子……

每当这种情况发生之后,妻子永远都是被同情的,受谴责的只有第三者。可是,有人考虑过第三者的感受吗?

我是真心付出感情的,我也不想破坏他的家庭,不想伤害任何人。爱上一个有家庭的男人是痛苦的。

也许会有人说,这都是自找的,可是,有几个人能冷静理智地把握好自己的感情呢?很多事情是开始没有预料到、付出后却无法收回的。

我的故事也许不会有人愿意听,我的心情也不会有人理解,更不指望有人同情和喜欢我。

我不是为第三者找理由开脱,只是想真实而真诚地倾诉一下自己的经历和感受。

也许,有的女人做第三者有其他的目的,可是我想,很多时候,她们付出的不一定比做妻子的少,她们承受的委屈也许比做妻子的还要多……

作为女人,爱和被爱的女人,无论是谁都不容易。爱情本身是没有错。

小柔

那是在三年半以前,2001年的三四月份。那时候我还没大学毕业,正是毕业实习的阶段。实习的公司离学校不是很近,于是,中午我通常不回学校,午休时间就在公司上网聊天。

子风(化名)就是我那时在网上认识的。比我大10岁的子风和我聊得很投机。他是个博学而幽默的人,是一家房地产公司的部门经理,小有成就的中产阶级。

实习结束后,我开始为工作的事四处奔波。那段时间,我经常到网吧上网,对子风讲述自己找工作过程中的酸甜苦辣。我家在外地,一个人在济南求学,在这个没有任何亲戚朋友的城市,子风好像成了我的精神支柱。

让我对子风产生心动的,是我工作的事。

2001年5月中旬的时候,子风要我的个人资料,我从网上给他发了过去。说实话,虽然在网上和子风是无话不谈的好友,可我却从未想过在现实生活中他能帮我什么忙。一直觉得,他能做我一个心灵上的知己就很好了。

一个月后,子风提出见面的要求。我想都没想就答应了,聊了几个月,我早就想看看他究竟是怎样的人了。

不可否认,子风是个很有魅力的男人。那天他穿了一身驼色的休闲装,高高的个子,浅浅的笑容。子风请我吃饭,饭桌上,他拿出一份合同,对我说:“如果对我们公司感兴趣,签合约吧。”

我呆了。看着那份多少同学都梦寐以求的合约,简直不敢相信是真的。

子风说,在公司他说话还有一定的份量,加上我的表现和成绩都很好,“只要你愿意。”他停了一下,笑着说,“这就算面试了,我对你完全满意。”

我既感动又害羞,握着那份合约,不知道说什么。

毕业后,我直接到子风那家公司上班。

子风对我很照顾,不但是业务,生活上也是。为了证明子风的选择没有错,我十分努力地工作,不到一年就成了和我同时进公司的同事之间的佼佼者。

虽然在一个公司里工作,我和子风还是习惯在网上聊天。平时我们是界限分明的上下级关系,在网上却是无话不谈的好友,我可以冲他撒娇耍赖,甚至骂他"猪头"。

我住在公司的单身宿舍里,子风时常在快下班的时候给我打电话,问我工作是不是顺心,生活上需不需要帮助。

他不忙的时候,还会带我出去吃饭、喝茶。我觉得自己就像那个灰姑娘,子风给了我那双水晶鞋。

慢慢地,我对子风的感情开始发生转变。

那次生病改变了我和子风之间的关系。2002年春天,我得了重感冒,高烧39度,在诊所挂了三天吊瓶都不见好。

于是,我只好请假去了大医院。住院第二天的上午,子风出现在我身边,他说在网上看不见我,打电话一问才知道我住院了。

 

 

 一直没人陪、没人问的我,在看到子风关切的目光时,忍不住哭了起来。

那几天,子风一直在医院陪着我。他每天到公司待上个把小时就跑到医院,给我买来鲜花、水果和我爱吃的零食,每顿饭还亲自开车跑很远的路给我买回来,说医院的饭不好吃,“让我来疼疼你这个没人管的可怜丫头吧!”

我撒娇,让子风喂我吃饭,他笑着答应。当他一口一口把饭菜喂到我嘴里的时候,我听见心底一个声音在对自己说:“你爱上这个男人了。”

出院那天,子风来接我。他把我送到宿舍时是下午三点来钟,整个楼层没有一个人,同事们都去上班了。安顿好,嘱咐我按时吃药后,子风要走。他走到门口的时候,我叫住了他。

他回转身,黑亮的眼睛那么专注地看着我。我控制不住,跑过去扑到他怀里。子风紧紧地抱住我,在我耳边呢喃:"宝贝我可以吗……爱你很久了……"

那天,我把23岁的处女之身给了子风。

和子风在一起,我没有任何功利心。爱就是爱,我爱的是他这个人,和其他一切无关。

我知道他有家庭,知道我们不可能有未来,但爱情已经让我走火入魔,无论会发生什么,就算为他粉身碎骨,我也认了。

子风把我安顿在公司两年前分给他的一套两居室的小房子里。从此生活在我面前展开了陌生而幸福的一页。

每天,我都会怀着无比快乐的心情去公司,浑身是劲地工作,工作间隙和子风在网上说些甜蜜的悄悄话……

每隔几天,他就会到我那里陪我,我们一起做饭、看电视、做爱……的时候他也会带上我,在没人认识的外地,我们尽情地享受爱情的幸福和甜蜜……

子风的喜怒哀乐牵动着我的心,只要看见他开心,我就觉得心里很甜;如果他有什么愁事,我会比他还着急。

有时候子风会看着我叹气,我知道,他是在自责,不能给我未来却又舍不得让我离开。

我理解他的心情,我从未对他提过有关他的家庭和我的以后,我希望他能明白,我爱他,只是纯粹的爱,爱到不能再爱的时候,我会走开。

如果子风放不下我,那他近10年的婚姻更放不下;如果他放得下近10年的婚姻,那他也不会爱我很久。

我们就这样在矛盾之中苦苦相恋着。

子风的妻子在政府部门工作,是个十分要强的女人,一直希望子风能做大事、赚大钱。

子风常在我面前说:“她有你一半善解人意就好了。”有时候,我会说子风,不要对他妻子有成见,他只是叹气,不说话。

我不知道子风的婚姻究竟怎样,我只是希望他快乐,所以,我加倍对他好。子风跟我提过不止一次关于我以后归宿的问题,让我去认识同龄的男孩子,“你去交男朋友吧,我会很高兴的。”

我每次都告诉他:“我还年轻着呢,不着急!”其实我在想:让我再多爱你一些吧,能多爱一天是一天。

2004年夏天的一个周末,我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。子风的老婆冲进了我住的地方,带着几个人把家里砸了个乱七八糟,用最难听的话辱骂我。

也许是做贼心虚,也许是从没见过这种阵势,我吓得动都不敢动,最后她打了我好几个耳光,我都没反应过来。

子风赶到的时候,我还坐在一片狼藉中发呆。他抱住我,摸着我脸上发红的指印,含着眼泪说:“宝贝对不起,是我害了你。”我这才趴在他怀里放声大哭起来。

我和子风并没有结束,只是他被妻子严格地监控起来,下班就得回家,上班时间也得不停地给她打电话汇报情况。

我自己租了房子,不敢发出任何动静,因为后来子风的妻子给我往公司打过电话,警告我,如果我再跟子风在一起,她就闹到公司,让我没脸见人。

其实我并不担心自己,我本来就是这个城市的打工者,这里容不下我可以去别处,我担心的是子风,他生在这里长在这里,取得现在的地位不容易。我不能连累他。

那段时间,我就像一只受过惊吓的小鸟,每天都活得战战兢兢。

我明白,所有的一切都是我自找的,爱情没有错,但错在我爱上的是有家庭的子风。我享受了爱情的甜蜜,那么,所有的后果我也必须得承担。

虽然子风和妻子的感情不是很好,但他们有多年的夫妻之情,一个十分可爱的儿子,还有他们现在拥有的一切,我无法为了自己的爱情去做破釜沉舟的事情。

我知道自己只有一条出路--退出,可我无法说服自己真的放弃,这份爱是我生命的支柱。

2004年冬天,我和子风重新开始联系。

那天在茶楼见面时,我们像两个受过伤的小动物,只是安静地面对面坐着看,谁也不敢说话,甚至不敢发出任何动静。后来,子风还是对我说抱歉,我什么都说不出来,眼泪淌满了脸。

2004年底,我换了一家公司。经常见到子风,而他却明明白白不属于我,心里便如刀割,看不见反倒好受些。

只是,我和他并没有断绝关系,他偶尔还是会到我租的地方找我,抱着他,我还是感觉自己拥有了全世界……

 

 

{蜘蛛链轮}
 
 
[ 软文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 
点击排行
 
    行业协会  备案信息  可信网站